蠡抒

【堂良堂】【七夕贺诗?】藏头

孟鹤堂周九良天长地久❤️❤️❤️

薜荔蓁蓁:

与这位 @蠡抒 一起写的小藏头,算是给二位先生的祝福

以及这篇连七夕的尾巴都没踩上




孟嘉落帽自洒然

鹤行温尔任群诼

堂上几语撩心弦

周郎顾曲动人意

九历艰难志不变

良人相伴笑语萦

天付良缘遂人愿

长绳系日守共济

地角脉脉天涯远

久岁无忧共白头



来自米粉老师的授权

以及十分抱歉把一个虐梗写成了沙雕

【堂良堂】论一百种一起醒来的方式

来自两个沙雕的踩着七夕尾巴的七夕贺文 @薜荔蓁蓁 

灵感来自米粉太太的自创病症http://rr9477.lofter.com/post/1e2defa0_dc3deb0夏夜水仙症(有改动)

沙雕小甜文4000+一发完求一波红心蓝手

又名无眉孟哥,在线陪睡

又名今天的孟哥也是流着口水醒来的呢

又名如何让爱人每天醒来第一眼看到自己?在线等!急急急!

又名性感橘猫,当面出轨

ooc属于我,爱属于他们

——————————————————————




“唉”

 孟鹤堂再一次狠狠叹了口气,如果早知道会有这后果,他说什么也不会跟周九良吵这个架,也说什么都不会放任秦霄贤上去叫周九良。

谁能想到好好(一只橘猫)一个周九良说病就病了呢,还是个那么奇怪的病。

 他看着前面满脸写着"哥,我真不知道这是啥情况"的秦霄贤和只顾着秦霄贤的周九良,不由得又叹了口气

 低头看看手机上“水仙纹身,爱人对别人表白”的搜索结果,又抬头看看周九良脖子上显眼到不行的水仙,就算再不想相信也只有这一种解释,可偏偏这种解释让他分分钟有摔了手机的冲动。

再看一眼手机

夏夜水仙症 

症状

⒈每天睡醒便会爱上第一眼看见的人

不行,还是好生气Ծ‸ Ծ 

如果上天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希望回到10分钟以前,拦下自告奋勇的秦霄贤,恶狠狠的对他说“歇着吧您内,别人家的橘猫你惦记个什么劲”

这人呐,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话是这样讲,该解决的还是要想办法解决。

孟鹤堂叹完了十分钟以来的第二十三口气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

秦·无辜但招人讨厌·霄·单方面实锤了“贤良”一脸懵逼·贤

周·当面出轨稳的一批·九·眼里只有他璇儿哥·良

强制分离。

毕竟在让他们这么“卿卿我我”下去,他和秦霄贤肯定要死一个【和善微笑】

可是羞涩的周宝宝真的好可爱啊咦呜呜呜……如果是对着自己就更好了🙃

关的过初一关不过十五。孟鹤堂听着主持人的报幕声,心道这十五来的也太快了。

不顾周九良的疯狂反抗,孟鹤堂将薅着老秦脖领子的护食橘猫裹上大褂拽上了台,僵硬的开始了今天的表演。好在台上的周九良尚存一丝理智,并没有做出当众表白璇儿哥这种惊世骇俗的行为,可本就冷淡的冷淡风表演艺术家向着更冷淡的方向努力的,不回头的,拉都拉不回来的,坚定的走去了。

还好今天不是腿子话,不然就要折在台上。孟鹤堂在努力的第二十三次Q神游的小先生时如是想到。

望着比平时更快窜下台的背影,一种老父亲的辛酸油然而生。

平时怎么不见你这么积极地去找我去…哦我就在台上呢…又安抚好了自己的孟鹤堂美滋滋地回了后台,看着又一次黏在秦霄贤身上的他家橘猫和旁边就差把"我怕孟哥弄死我,我也不想封箱,可谁能拒绝一只撒娇的(啁啾橘)周九良呢"写到脸上的秦霄贤,只感觉心中压不住的火直涌上天灵盖。

拿出手机,一番操作下来。看着【您将“撩遍全社小可爱”移出群聊】的提示心情好了不少。

另一边正奋力的想撕下大型猫皮膏药的无辜秦听到自己的手机传来了似曾相识的提示音后,抬眼看向笑得慈祥的队长,头顶缓缓冒出三个加粗的红色问号❓❓❓

正当他想扯出一只手去看手机时,中国好搭档孙九香举着他的手机幽幽飘过。

   【您已被“我家橘猫天下第一可爱”移出群聊】

 "孟哥九良这什么情况!!!我们俩真没什么!!!!你信我啊孟哥!!!!!"

 "我知道,他这情况……反正你先顺着他来吧"

 "那孟哥你看这群……"【小心翼翼】

 “哦,哈哈哈,没事,群的事想都别想。”【慈祥】

 ———————我是分割线—————————

夜幕低垂,煎熬的晚场终于过去,孟鹤堂到底没能拉住返场时跳脱出自己视线范围的兔子良,怀着老父亲一样担心自家白菜去拱电线杆子的心情,唱完了越来越快的,没有笑意盈盈的小先生在旁边贴板的《牙痕记》,孟鹤堂草草鞠了个躬,追赶着自家橘猫的脚步,飞快的奔向后台拎走了与电线杆子扭成一团的小白菜🥬。

老秦目送着周围缠绕着实体化黑气的队长拽着正在对他抛媚眼的队长夫人的命运的后颈皮一把把人塞进副驾,转身哭嚎着扑进何九华瘦弱的怀里。

“华儿,我好苦,真的,活下去好难啊!他和他相爱的故事为什么要加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我啊呜呜呜……”

还没哭完就被人一手拎开,老秦看着拍拍灰把手重新揣进袖子的断老师和“他的”华儿一起走远,回头留给他一句嘲讽。

 “没事哈哈哈哈哈哈,虽然你弱小可怜又无助,但你能祸祸啊哈哈哈哈哈哈,谁让你无事献殷勤,去接别人家的橘猫呢。”

 …哦嚯…他和他相爱……【冷漠老秦在线撒泼】

按下何尚的甜蜜生活与愈发显得悲惨的秦霄贤暂且不表,咱再来看终于有了独处机会的父子夫夫两人

“周宝宝?九良?航航~”这是一个换着法求自家橘猫搭理他一下的老父亲。

 “……”这是因为被强制与电线杆子秦霄贤分开而不想搭理旁边一直聒噪的人的周九良。

经过一阵尴尬的沉默过后,孟鹤堂决定屈服。

 “内个,九良啊”依旧没有回应

“你和老秦…”感受到旁边终于投过来的视线,不由得在心底给自己掬一捧辛酸泪“也不能老黏在一起,总得给彼此一点空间”

“……哦”

终于有反应了!激动的老父亲正要再接再厉,忽然想起一件大事。“九良今天和孟哥睡在一起吗?”

 周九良闻言震惊的看向孟鹤堂“我为什么要和你睡在一起?!当然不行!”

“啊…哈哈…那孟哥就睡隔壁吧……”(不要啊……)表面稳的一批实则慌张无比的孟鹤堂选择巧妙的转换话题

 “九良啊,去洗个澡吧,洗完澡早点睡觉,明天再去找老秦。”

提到秦霄贤的名字,橘猫的耳朵动了动,听话的去洗澡了。

孟鹤堂一边心酸的抹一把眼泪,一边将自己的被褥收拾收拾,想要抱出去。本想藏起钥匙,半夜做一回潜行侠,拼尽全力确保明天一睁眼就把自己的脸搁在周九良面前,却意外的发现了周九良的屏幕上都是秦霄贤那张傻脸的手机。

鬼鬼祟祟的拿起手机,悄咪咪的听了听浴室的动静,见周九良暂时没有出来的迹象,孟鹤堂松了口气。熟练的用指纹打开手机,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九良手机里自己和秦霄贤的备注交换一下。

将手机恢复原样,钥匙带在身上防止门被锁,孟鹤堂恋恋不舍的看一眼浴室,一步三回头的抱着被子走了。

躺在床上看着自家孩子发的视频,孟鹤堂开始暗戳戳思考,把老秦被亲的脸撕下来的可能性是多少…

 “拜托拜托”

弹出的来自周九良的消息让孟鹤堂甩掉脑中被马赛克掉的血腥画面,专心致志的回起信息。只是被甜蜜冲昏头脑的时候偶尔看到老秦的名字让人难受之外,这还算(并不)是一个美丽的夜晚。

 “这真是一个美丽的夜晚”嘴角带着微笑睡去的沉浸在秦(孟)氏情话中的周九良如是想到。

而另一边的孟鹤堂却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我到底要不要潜到九良的床上……呸,想什么呢,明明是我到底要不要回到我们两个的房间……

回……反正明天也不可能有人比我再早一步叫九良了……也不差这一晚上。

不回……可是明天他会不会先看手机啊……照片上的人也不知道算不算,万一他第二天早上起来先看了手机,哦呵,秦霄贤你可以提前封箱了【冷漠】

回……可是九良会不会被吵醒啊……这可还没到第二天呢,他会不会把我当成变态啊……那可就有意思了"某知名相声演员被搭档打死于卧室 原因竟是半夜想偷偷爬上床"这个新闻标题一点也不好玩。

不回……可是好想九良啊!我已经两天没有抱着软乎乎的九良睡了!!

回!他在把眉毛愁秃天亮之前终于下定了决心,摸起钥匙一边给自己壮胆一边向隔壁潜去。

嗯好这是门把手,摁一下,好的,门开了,幸亏我拿着钥匙呢,这是锁眼,把钥匙插进……嗯???门开了???九良你这防范意识也太差了,怎么连门都不锁…明天可得好好说说。

仔细听听周九良依然平稳的呼吸声,美滋滋地上床,就等着明天自家橘猫能重回怀抱。

 “啊,终于能睡觉了……等一下!”

悄咪咪的把手机从熟睡的周九良手中夹出来,撇到一边,再将自己的手放进去。孟鹤堂捏着橘猫的爪子,满意的睡了。

 ——————————第二天早上————————————

“犹豫就会败北,犹豫就会败北。”如此默念两次,周九良小心的贴一下眼前微张的唇,退回来看一眼毫无反应的孟哥,放心的舒一口气“嗯…好软…”

温暖干燥的触感再次袭来,孟鹤堂还是忍不住笑意,睁开了眼,凑到被吓了一跳的橘猫嘴角讨一个吻。

“我好喜欢孟哥”眼前的小孩撇掉平时的羞涩,带着草莓味的直白熏红了孟鹤堂的脸。

“孟哥也最喜欢九良了。”


拎着给周九良买的晚餐,孟鹤堂疾步走进后台,还没找到一直喊饿的小孩,却被慌里慌张的秦霄贤拉进了楼梯间。

 “哥,九良的病……”

“哦,目前稳定了。”

 “那你们还在吵架?”秦霄贤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没事,小矛盾,已经解决了”

 “啊?那为什么……”被折磨得精神恍惚的老秦可怜巴巴的看向队长。

 “嗯?哦对,”毕竟不是人家的错“回群是吧,你等……”

 “不,不是”

  “嗯?”孟鹤堂急着给九良送饭,开始想要绕过这个可怜的孩子。

 “哎哎哎,哥,哥你别走,我觉得九良好像复发了……”秦霄贤颤颤巍巍的把手机递到孟鹤堂眼前“孟哥你自己看吧”

 “先生我好饿,你快一点回来好不好,最喜欢你啦”

孟鹤堂看着这似曾相识的称呼逐渐呆滞,脑中的红色加粗字幕开始刷屏。

【哦凑忘了换回来了这是什么自己给自己建的修罗场我应该怎么和他解释这是一场误会或者要怎么才能删除他的记忆不然干脆杀人灭口好了……】

表面上却稳如老狗“哈哈哈哈哈哈可能是发错了吧,应该是发给我的,不用在意啊哈哈哈哈哈”

 撇下背后松一口气的老秦不管,孟鹤堂赶紧找到撒娇的小先生喂食,顺带把害人不浅的备注换了回来。



今天的七队平常而又不平常,平常的是小情侣散发出的甜腻气息,不平常的是队长和队长夫人也加入了这个行列。痛失搭档的秦霄贤和刘筱亭坐在一起,静静地看着这被情啊爱啊腐蚀的七队,沉痛的叹气。之前的七队好歹还有一个被架空的队长和一个袖手旁观且握有实权的队长夫人,虽然没有实际意义,但好歹能起到威慑作用,而如今,却只剩一个眼里只有自家孩子的老父亲,和一个热情洋溢(对你没有看错)的乖巧橘猫,不但没有起到抑制作用,反而带领了七队愈发嚣张的秀恩爱行为。只剩下秦刘二人互相安慰“会过去的,很快就会过去的”

 呵,天真。

七队的众人在狗粮的海洋中过的浑浑噩噩,他们终于了解到平时一本正经的老男人秀起恩爱是多么可怕。

列夫·托尔斯泰说过:“老男人秀起恩爱,就像老房子起了火。”

 现在想想,大思想家诚不欺我,他们队长这都快烧了一个小区了。【叹气】

 终于,过了两个月零三十天后,七队队员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冷淡风老艺术家,大家(并不包括怅然若失的孟某)喜极而泣。

孟某虽然在短暂的两个多月中每天都要为难(并不)的重复接受一边周某的热情表白,但孟某更希望这种甜甜的小先生能被留下来,毕竟直白的小先生比起现在想起一切过于害羞以至于开始单方面冷战的小先生软和多了。

 今天的孟鹤堂也是独自哭泣的孟鹤堂呢【手动狗头】




后来,在凌晨两点半时,英勇无畏的潜行侠孟鹤堂,悄悄潜进了口是心非的小混蛋周九良的卧房,把自己塞进小混蛋的被窝,看着熟睡中的小混蛋自觉的贴向自己,潜行侠满意的闭上眼睛,和他的小混蛋一起睡去。

    



      后来,周九良在沉睡中被叫醒,迷糊中躲开捣乱的手,重复了一百多次的话脱口而出。

    “孟哥别闹,九良最喜欢孟哥了”

    于是他听到带着笑意的温柔嗓音。

    “孟哥也最喜欢九良了”

 




祝两位老师能一直一直走下去❤️❤️❤️

萌新文手悄咪咪求一波红心蓝手